媒体资讯

您的位置:主页 > 媒体资讯 >

香港大学SPACE中国商业学院刘宁荣教授开学典礼致辞

发布日期:2020-09-29 05:36浏览次数:
香港大学在1911年正式成立之后,经过一百多年发展,沦为全世界接纳的一所著名大学,在全球的名列仍然坐落于前茅,这当然与其本身的科研和教学有相当大的关联。任何一所大学要稳住在全球的地位都必需不具备这样的能力:科研和教学。现在香港大学的发展,跟纽约大学、伦敦大学这些全球著名大学一样,它还有第三个十分最重要的发展支柱,那就是终生自学。香港大学SPACE学院,早在1956年就正式成立了。60年走到的日子,比香港其他大学的历史都要宽。

香港大学SPACE中国商业学院刘宁荣教授开学典礼致辞

60年间,香港大学SPACE学院在香港培育了250多万人才。香港大学SPACE学院有可能跟大家曾多次想象中的内地的之后教育学院有所不同。香港大学的很多科目,是在香港大学SPACE学院问世的。在香港大学开办MBA等管理课程之前,我们就有一个课程叫作Diploma in Management,首创了香港本土历史上管理教育之先河。那时,香港大学SPACE还叫作校外课程部,以后90年代才改名为HKU SPACE。法学院也是问世于SPACE学院的一所学院,是SPACE开始了香港最初的法律教育,最后演进沦为今天的香港大学法律学院。香港大学的中医学院也是问世在我们这里。所以香港大学的很多课程,都是因为在香港大学专业深造学院(SPACE)已完成并且成熟期之后,渐渐演变一个院系。SPACE学院是香港大学很多课程的开发者、探索者。我们最重要的一个功能,就是必需比其他学院要早一点认识到市场的市场需求,把课程研发设计出来。所以,香港大学SPACE学院与业界的关系、与社会的关联,就必需十分密切,这也是香港大学SPACE学院在60多年里需要大大发展的原因。香港大学SPACE学院,也是亚洲第一所由校外课程开始,演进为专业的终生自学的高等教育机构。今天,香港大学SPACE学院与30多个世界著名大学都具有密切合作,为我们这样历史悠久的历史添上了华丽的一笔。当然在香港大学最年长的一所学术单位,有可能就是我们香港大学SPACE中国商业学院(港大ICB)。这个学院刚走完了6年的历史,时间十分较短。从北京开始到上海、深圳、成都,我们有数4个教学中心,此外我们还有牵头创立的广州教学中心。短短的6年当中,我们早已有了8000多位校友。在这么较短的时间里面需要如此好的发展,我们要感激所有校友对我们的信任。同时我们在创立香港大学SPACE中国商业学院的时候,有确切的愿景,那就是:在中国内地30多年的蓬勃发展之后,我们如何需要协助中国未来30年的经济发展。中国前35年的目标,毫无疑义,就是挣脱贫穷,变为世界工厂。未来35年,中国必需变为一个世界创意中心。世界创意中心必不可少人才,必不可少各位。如果没人才,我们就不有可能在创意上有所突破。这就是我们的理念和愿景:我们期望在中国的未来发展中可以贡献一份力量。我们还有一个愿景,就是打造出一所没围墙的大学。作为一所没围墙的大学,某种程度是没校墙;在我们自学的方法、方式和交流当中,更加可以超越我们大家心里的界限和隔阂;使我们需要同心同德、一起希望,创办一所不仅在专业深度上打破其他商业学院,而且学院上下大家可以同心、同理、同行。这就是我们谈的所谓人本教育。如果你回答我是什么原因使得香港大学SPACE中国商业学院在过去的6年中有小小的成就我想要就是我们这个团队,还包括老师、同学在内所享有的热情。我们的热情就在于我们想作出转变,转变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Mobility从教育来讲,我们不仅要教“法术”还要教教“道”。教育有什么样的愿景?我实在第一个叫作mobility。何为mobility?就是教育需要获取给大家向下移动的能力。给弱势群体或者底层群体最后一个向下的台阶。如果这个台阶被褫夺了,他们的机会就被掩盖了——这个社会的变革就凝滞了,底层的百姓也就没期望了。在过去的几年当中,政府采行了一些政策,减少农村孩子在超过分数线后转入211高校的机会,使很多弱势群体也需要获得公平的教育机会。如果没这样的机会,这些人有可能总有一天都没办法和来自北京、上海的同学竞争。教育的公平是十分最重要的。根据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的一项研究指出:在大部分国家,收益越不公平、人群向下的流动性就不会越多,最后助长社会创意。拉美一些国家如巴西等就是典型。而中国也并无法自豪,因为我们的收益是占优势的。而在收益比较公平的、社会流动较小的国家,还包括丹麦、挪威以及芬兰等,人群向下的流动十分大。人群流动性需要要求一个国家的创新能力。为什么硅谷需要更有全世界的人才?这有一点我们深深的思维。大家告诉中国现在有多少人在美国读书吗?在2014到2015学年,中国在美国高校读书的人早已超过了30万。他们为美国贡献了100亿美元的收益,占到美国外国留学生收益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说2014至2015年美国的外国留学生收益是300亿美元,而中国留学生占到三分之一。这指出什么?这指出我们中国的教育体制必须反省。中国的教育到目前为止究竟在培育什么样的人才?教育要使一个人有独立国家思维的能力。如果没独立国家思维能力,就不有可能取得创意的能力,也不有可能有向下行驶的能力。去年我到过以色列,它是全世界最有名的创业国度。以色列每年出口当中,Hi-technology以及生命科学涉及的行业占到50%。以色列的创意成就也是因为大量的外来移民。不要以为以色列只是一个犹太国家,世界大战后很多东欧的前苏联移民回到以色列,他们协助奠下了今天以色列创业创意的基础。香港曾多次也是十分好的地方。它曾多次更有了来自全球的人才,使这个城市充满活力。然而今天的香港开始仇视了,于是它转入了死水一般的状态。上海也是一样。上海曾多次是中国最差、美丽、最弱的城市,因为它是一个开放性的城市,招揽了全世界的移民。它采纳了像哈同这样的犹太人,也采纳了苏北贫困的百姓,这样上海才不会有那么好的发展。曾多次一度,上海关上了大门,显得黯然失色。今天的上海又完全恢复了繁盛,重现昔日的幸福景象。因为现在的上海是一个对外开放的城市,你可以在那里看到来自各国的人士,也不会看到许多新的上海人。这使得上海新的沦为了一个有蓬勃生命力的城市。在学术界,教育能否获取向下的mobility仍然以来不存在争议。来自剑桥大学的一份近期研究调查采样3万个50、60、70、80四个年代的人,得出结论了一个结论,五、六十年代的英国人通过教育而向下的流动性是十分强劲的,但是到了七、八十年代,即使生活和教育水平多达以前,mobility也呈圆形弱化的趋势。也就是说,五、六十年代曾多次是英国mobility最巅峰的时期。只不过过去的35年,也是中国人mobility向下发展十分慢的一个时期。这是由于七十年代后期的教育体制改革,中考的完全恢复,使得很多人取得教育机会。许多年轻一代的父辈,略为年长一些的这代人就因此跟上了机会。然而中国的今天和美国一样,面对贫富悬殊的问题。美国政商名流的子女可以比别人更加有优势转入最顶级的学校。美国的大学还有这样的政策,如果你的父母曾多次是这个学校的毕业生,你将不会被优先入学。例如小布什可以去耶鲁大学自学并不是因为他成绩好,而是因为他父亲毕业于耶鲁大学。小布什曾打趣说道,成绩是C的学生可以做到总统,而成绩是A的学生只可以做到副总统。贫富悬殊,这是一个全世界都面对的问题。今天香港GDP的35%掌控在十大富豪手中,这样的贫富悬殊导致今天香港的社会困局。香港的弱势群体继续还有获得教育的机会,因为香港的中小学教育都是免费的。再加香港的公屋制度,使得香港的社会对立还需要掌控在一定的范围内。如果连这些福利都没了,香港的对立就更加无法掌控了。Morality即便有有所不同的研究指出,今天我们通过教育向下移动的机会比以前较少了,我们依然坚信机会不存在。在今后35年,我们都说的所有人,如果你们可以取得跟别人不一样的专业知识的话,你们向下的机会就一定会比别人多,因为中国必须这样的人才。但是如果说在课堂里面最必须培育学生的是独立国家思维能力的话,我们更加必须特别强调Education Morality——道德教育。道德教育并不是政治课严肃,而是培育学生沦为什么样的人。魏则西事件让我们揪心。从这样一个大学生的丧生引起的公众对在中国早已习以为常的一些商业的运作方式的批评,这些方式原本是极为不道德的。在这一悲剧之后有人对比百度与谷歌。这两个企业之间的有所不同否代表着中国与美国之间的有所不同?如果是的话,中国的软势力、竞争力、影响力将总有一天不有可能超过美国的水平,而且是a long way to go。必须反省的某种程度是风口浪尖上的百度,作为一名企业家,也许你应当去想一想,否可以宁愿损失profit和market share,而去遵守一个企业应该肩负的责任。Education morality在我们商业教育,只不过是十分最重要的,就如韩愈所言:“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失道,中国发展不容乐观,中国企业家不容乐观。这种情况不只在中国。2008年华尔街的金融海啸,多少人揽家当产,但只有一个高管判处被捕,其他始作俑者都安然无恙、自由自在。所以企业缺少商业道德不是中国独特的,美国也一样。安然当年倒地的原因是什么?在安然工作的最杰出的员工都是美国顶尖的MBA毕业生,他们的目标就是number和profit,他们记得了一个企业最基本的社会责任。所以安然是被这样一群美国最杰出的MBA学员拆掉的。从这样一个看作的话,教育某种程度要大家有独立国家思维的能力,教育还必需让大家有辨别是非的能力。如果缺少了这个使命感,教育就丧失了意义。Market教育今天面对着跟以往几乎有所不同的竞争环境。我们必需面临这个market。在这样一个竞争环境里面,我们应当做到什么?曾有一个中国教育产业资本涉及的一个论坛。其中提到,“中国的教育产业步入了资本市场的春天,教育投资的黄金时刻回到了,这是千亿级的一个教育市场。”听得完了这个我很揪心。中国的高等教育在过去20年里面只不过早已走到不少弯路,今天还有这样一群投资者,或者这样一群所谓的教育从业者,用这样的眼光来看来教育。这使我更加担忧中国高等教育的未来。教育从不是为了profit。如果有人依然想要用这个教育来提供profit的话,他应当离开了教育这个行业。我想要特别强调教育不是为了profit。面临市场竞争的时候,不要记得了教育的想法。在清末民初有很多创立教育的实业家。我们来自江苏的朋友们都告诉,南通有一位知名的实业家,曾多次被毛泽东称作中国现代纺织之父,张謇。他创立了多少学校?他创立学校不是为了投资报酬,复旦大学、上海海事大学、扬州师范学院、东南大学等等,都是他独立国家或合作创立的。这是南边的大学。北边还有一家,南开大学。南开大学创始人是谁?张伯苓先生。张先生也一样,将所有的钱都投放去创立南开大学和南开中学。清末民初的中国实业家是怎么看来教育的投资?而今天我们的实业家又是怎么看教育投资?这有一点我们去思维。大家是不是看完一本书?这本书的名字叫“The Billionaire Who Wasn't:How Chuck Feeney Made and Gave Away a Fortune Without Anyone Knowing”(简体中文译本:《亿万富翁仍然》),谈的是旧金山有一位叫Chuck Feeney的先生。他的资产约80亿美元,而他在2016年以前早已投放40亿给很多大学,计任何报酬,连名字都不出。2016年底他又把他只剩的所有财产捐赠。他没留钱给自己的孩子们,而且他和太太住在旧金山一所十分破旧的公寓里面。这样的一个人,捐出了80多亿美元给教育。我指出他比比尔盖茨还最出色,像他这样的人很少。洛克菲勒曾多次是美国有名的铁公鸡,然而他想转变自己的形象,于是他做到了几件事情,其中一件事情就是在每天下班路上要拿走一块钱给乞丐,因为曼哈顿那个时候很多乞丐。还有就是投资筹办教育。创立了斯坦福大学的利兰·斯坦福,他是来自爱尔兰的移民,在19世纪排华扮演着了不光彩的角色,然而我们不可否认他的贡献。Mindset我想要告诉他大家的是,虽然我们今天面对这么多的竞争,但是教育意味著无法为了profit。教育必需是为了培养人才,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原则。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要转变mindset,不仅通过教育转变学员的mindset,我们做到教育的人也要转变自己mindset。都说的朋友,你们回到香港大学的时候,要思维如何转变以前的自学方式。在香港大学SPACE中国商业学院我们所提倡的是自我对自学的责任。这个自我责任十分最重要。很多人走出教室的时候,总有一天都指出自学是老师的责任。我习得很差是老师的责任,我不懂是老师的责任,内容太浅是老师的责任,太深也是老师的责任——这不是我们自学的方针。在香港大学SPACE中国商业学院,我们希望与倡导的是互动学习。这样的一种自学方式必须大家的投放——不只是躺在这里听得,而且要思维,要事前研究,只有转变mindset我们才能茁壮。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家Dweck写出了本书谈及growth mindset and fixed mindset。Fixed mindset抨击了一种心态:变化总有一天是别人应当做到的,我想有任何变化。Growth mindset就是面对有所不同的环境不会大大变化,不断进步,所以哲学家、教育家杜威先生说道,“Education is a process to enhance your mind。”我期望大家回到香港大学可以让你的生活、生命显得更为精彩。期望大家在香港大学有一个不奇怪的自学旅程。刘教授概述刘宁荣 教授Prof.LIU, N.R.香港大学SPACE学院常务副院长(商学及中国发展)暨香港大学SPACE中国商业学院总监刘宁荣教授是教育家、营销传播专家、与媒体人。他专心战略发展、品牌管理、和营销传播。近年来他致力于高等教育,尤其是教育市场化和国际化,以及教育营销和创意的研究,公开发表了有关教育、营销等方面的论文,并出版发行了有关中国高等教育和之后教育市场化和分权简化的学术专著。他是英国“国际教育发展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ducational Development),和“之后教育和高等教育期刋”(Journal of Further and Higher Education)的评审人。他还常常就政治、经济、和社会等领域影响中国发展的议题公开发表演说。他现兼任香港大学专业深造学院(HKU SPACE)常务副院长(商学及中国发展),推展创办了香港大学SPACE中国商业学院(ICB)并兼任创院总监,以及香港大学SPACE企业研究院并兼任创院总监,以创新型专业商管学院为定位,培育专业高管人才。他倡导创意教学和主动自学,特别强调教与学的4P模式:专业(Professional)、前瞻(Prospective)、简单(Practical)、实质(Problem-solving),并在专业与高管教育中引入人本教育。他在媒体和传播领域有普遍的经验,在2000年重新加入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兼任助理总监之前,他在美国供职营销和传媒顾问公司,在纽约与华盛顿两地专门从事企业形象与品牌咨询。他曾供职多家中英文媒体,并在华盛顿兼任过白宫记者,两次全程报导美国总统大选,专访了克林顿、布什、戈尔巴乔夫等全球著名领袖,其多部深度报导的新闻作品和专著在中国内地、香港、和美国出版发行。他曾是美国亚洲基金会、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以及德国柏林国际新闻研究院的采访学人。他曾于1996年在美国被票选为五百位最有影响力的亚裔美国人。他是美国印第安纳大学硕士,英国布里斯托大学博士。

微信扫码 关注我们

  • 24小时咨询热线

    24小时咨询热线026-47700377

  • 移动电话16299742696

Copyright © 2002-2017 365体育|官网 版权所有 地址:吉林省白城市乌拉特前旗费用大楼7359号 备案号: 网站地图 xml地图